1. 首页
  2. 电子烟市场

深圳电子烟零部件市场 电子烟行业不能说的秘密

电子烟行业已进入多事之秋。

全球90%的电子烟在中国深圳制造,但全球近50%的电子烟市场在美国。因此,市场在美国的趋势就像是全球电子烟行业的风向标。

最近美国发生了多起让电子烟工业不寒而栗的事件。如果处理不好,电子烟工业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今年年中以来,美国突然出现450多例神秘肺病,并发生了5人死亡的严重事件。这些患者的出现被认为极有可能与吸食电子烟有关,但原因是找了半天找不到。

这使得电子烟 的安全性存在问题。虽然目前只是处于“疑似”状态,尚未确定为致病原因,但美国已经启动了一些监管行动:

9 月 11 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宣布,特朗普政府将计划禁止在美国销售未经授权的非烟草香精电子烟。一旦实施,风味电子烟将成为历史,美国电子烟协会表示,如果这样做,可能会在美国催生数十亿美元的电子烟黑市,这也很棘手用于监管。

9月15日,纽约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销售调味料电子烟的州。

过去一周,包括 CBS 和 CNN 在内的美国主要媒体公司正在从各自的媒体平台上删除 电子烟advertisements。

不仅是美国。 9月18日,印度财政部长西塔拉曼也公开表示,将责令电子烟禁止电子烟在印度的生产、制造、进出口、运输、销售、储存和广告…

一场包围电子烟的运动可能正在全世界蔓延。

电子烟的“个人设计”真的要崩溃了吗?

其实电子烟最早是为戒烟出现的,但实际上没有证据表明它对戒烟有效。

因此,不少电子烟品牌将自己的定位定为“替代香烟”,因为英国公共卫生署曾发布研究报告指出电子烟比烟的危害小约95%。

电子烟确实是直接加热雾化尼古丁,不含传统卷烟的焦油、阻燃剂等有害物质,区别于传统卷烟。因此,市面上绝大多数电子烟All都有更健康、更安全的“个人设计”。

最近在美国发生的一系列问题可能对电子烟造成了严重的打击,但必须强调的是电子烟在美国已经流行多年。为什么今年突然有这么多人死于肺部疾病?

一位资深电子烟内部人士告诉“子弹财经”:也许电子烟背着四氢大麻酚(THC)应该背着的黑锅。

四氢大麻酚 (THC) 是一种在大麻中发现的精神活性化学物质。还有一种类似但非精神活性的大麻物质称为大麻二酚(CBD),因为美国不管制大麻。严格,所以这两种物质在美国存在市场,但前者可以产生致幻作用,而后者具有抗痉挛、抗焦虑、抗炎等药理作用,具有很高的医疗价值。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今年 8 月的公告,美国 16 个州报告了 153 例可能与吸电子烟 相关的严重肺部疾病病例。过去两个月,其中很多是患者,都涉及使用含有致幻作用的四氢大麻酚 (THC) 产品。

另一份调查报告显示,83%的患者在发病前曾使用过四氢大麻酚(THC),另有17%声称仅使用过包含尼古丁的烟油,但不排除他们在诡辩,因为他们不想承认他们非法购买了买了四氢大麻酚 (THC) 产品。

这在最近成为电子烟领域不可告人的秘密。

另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是,据范宇电子烟创始人李思珍最近在电子烟沙龙中说,特朗普想要禁售非烟味的电子烟的原因是美国状态。 电子烟killing事件的受害者大多是25岁以下的青少年,但根本原因是他要为下届美国大选做准备,需要赢得年轻家庭的选票。

其实电子烟比传统烟草更安全的“个人设计”并没有崩溃,但是当电子烟的烟油掺杂了其他成分(如致幻四氢大麻酚)时电子雾化烟,它的安全会有问题。 而当电子烟的政策背后有更多的考虑时,它的未来就会变得扑朔迷离。

国内电子烟品牌的生存之路

美国电子烟市场都在“翻江倒海”,国内电子烟市场能独善其身吗?

显然不是。

为了“证明清白”,很多国产品牌都有自己的趋势。比如Bode电子烟创始人王泽奇在9月17日的发布会上就表示电子烟会上瘾,危害性是原罪,但因为比传统烟草的危害小,推广还是有好处的给吸烟民。只要不把卖给未成年人,就无罪。

可以看出,BOD正在努力降低立场,发送市场和监督信号,表示将努力保持边界。

据悉,相关科学研究表明尼古丁含量低于2%,不易上瘾,市面上大部分品牌的电子烟油尼古丁含量为5% .

今年8月,BOD还推出了烟油,尼古丁含量不到2%。此外,Yanwei电子烟还推出了烟油,尼古丁内容不足2%。

看来这也是大势所趋。如果越来越多的电子烟品牌通过竞争参与到电子烟减害的研究中,也是一件好事。

而自称在中国占到市场60%份额的悦刻电子烟也在9月18日举办了媒体开放日,邀请媒体访问悦刻专工厂,实验室,并表达自己我们正在使用最严格的企业标准进行生产,以确保我们产品的一流质量和安全性。

悦刻主管烟油研发专家蒋兴涛依然不忘同行,表示如果遵循最严格的烟油corporate标准,市场上其他品牌电子烟将进行安全测试, 90%以上的品牌不合格。

Xuejia电子烟“兄弟上山,各尽所能”还在我耳边。这个市场确实应该需要电子烟同行的共同努力,而不是互相踩踏。

9月17日,罗永浩突然发声明称自己与Flow电子烟没有任何合作关系,将Flow推上风口浪尖。这家公司最近也在电子烟漏油上做出了很大的创新。根据其9月10日发布的全新套装S产品,宣传称烟量增加了30%,漏油率降低了300%。

可以说八仙渡海,各显神通。

但说到自证清白,电子烟brands还需要面对一个问题,就是电子烟带来的吸烟低龄化问题。

“根据美国电子烟市场2011-2018年的统计,2011年美国初中生的比例吸传统香烟和电子烟分别为4.3%和0.6,分别为%;但7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1.8%和4.9%,可见电子烟在美国初中生中的迅速扩张。”

“不太可能,美国高中组吸电子烟的比例已经从2011年的1.5%增长到2018年的20.8%。这相当于现在的5个美国高中学校学生一个在抽电子烟。”

目前很多电子烟品牌在宣传的时候都注重时尚、好玩、自由、好玩、灵感、名人抽。

对于电子烟的潜力危害,北京胸科医院主任医师刘哲曾指出他的“伪装”:

“与传统烟草相比,电子烟的伪装和潜在风险更大。可怕的是还缺乏相关研究,所以对于吸电子烟人,尤其是青少年,危害更可怕;因为厂家会把电子烟当成时尚生活的标签……”

除了在口号、品味和明星代言上下功夫,许多品牌还通过赞助音乐节来宣传自己的产品。

比如Bode电子烟今年8月赞助了天台山音乐节迷笛之夜,以“勇敢做自己”的口号吸引用户。

悦刻2019年也参加了很多音乐节活动,包括北京麦田音乐节、星光机车音乐节、上海火焰音乐节等,通过大屏广告,体验馆测试抽,设置喜欢换烟弹等方式推广。

Flow 还将赞助多项电子直播和泥浆跑比赛,以进行品牌传播。

另外,据Yanwei电子烟创始人唐艳华透露,他们也在寻找线下渠道新的消费场景。此前,很多电子烟都会瞄准便利店、KTV、餐厅、3C数码店、酒吧、夜店。在其他场景中,这些渠道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 KTV的入驻成本甚至可以高达40万到60万元,对于电子烟创业公司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鱼为正在开发新的消费场景,如洗车店、4S店、电影院、足疗店、茶室,甚至出租车、药店、蛋糕店、洗浴中心、水果店等场景。

听起来未来电子烟channel 战争将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

电子烟的吸gravity对于年轻人来说还是不小的。

根据今年3月发布的《从传统烟草角度看电子烟发展趋势研究及对策建议》报告,根据延中测算,尝试电子烟的年轻卷烟消费者比例明显高于90 后消费者中有 7 个1.9% 的人尝试过电子烟。

范宇电子烟创始人李思珍也坦言,他会担心一些品牌通过渠道商推广到市场中后会不会出现电子烟流向或接近未成年人的问题。如果此类问题普遍存在,最终可能会导致电子烟和整个行业受到严格控制,最终无法再做电子烟业务。

然而,延中测试创始人郭晓宇提供了一个新的参考方向。她认为电子烟消费者是“从容易接触新事物的年轻人逐渐渗透到各个层次的吸烟者。”

所以虽然目前电子烟低龄化有趋势,但或许电子烟最终会在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中达到更均衡的比例。

郭晓宇在电子烟沙龙上举了传统烟草中小烟兴起的例子。小烟在2010年前后也被普遍认为是“年轻人抽的,是女烟”,而现在电子烟被说成是“电子烟只是年轻人的乐趣”有点类似。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细支烟在2018年的销量已经达到了238.5万箱,市场还没有饱和。在调研过程中发现,购买买细支烟品牌的大部分人其实都是80后深圳电子烟零部件市场,其次是70后,90后并不是主力。

从小烟的发展路径看电子烟的未来电子烟代理,或许现在的年轻化消费趋势只是暂时的。

但是,防止未成年人联系电子烟是当务之急。国内很多电子烟品牌都公布了自己的公益计划:

可以说国内的电子烟品牌还处于挣扎求存的状态。然而,只要电子烟国标一天不发布,国内电子烟行业就会受到质疑,悬在所有电子烟品牌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不会被摘下。

电子烟品牌想要一个“知名的名字”,但这个名字并不是靠自己的努力获得的,还需要等待国家标准的出台。

狼来了,只是暂时挡在羊圈外

在国标来之前,“狼”先来了。今年7月,有消息称Juul即将以1亿美元进入中国。当时,蓝洞新消费采访了国内14位电子烟项目创始人,如何评价这一趋势。

所有创始人都对Juul的入驻表示欢迎,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Juul在美国的成功不一定在中国也能成功,包括政策因素、中国人品味因素、市场渠道因素。创始人邱义武甚至直言:“他最大的优势就是钱。”

今年9月初,Juul电子烟正式登陆天猫和京东,并推出了薄荷味、弗吉尼亚烟草味、芒果味和奶油味的烟弹。然而,仅仅4天后,他们的店铺就从两个电商平台下架了,一直没有恢复。

据新浪科技报道,Juul 发言人表示,“我们期待与相关方继续对话,让我们的产品再次上架。”

作为电子烟行业的巨头公司,Juul此次进入中国被视为“狼来了”,但目前却被“山羊围栏”封杀。

在最近的电子烟沙龙中,电子烟创始人被问及即将与Juul正面PK,洇味电子烟创始人唐艳华认为电子烟的本土化品味和国产品牌市场的优势更快的反应将是抵抗 Juul 的关键。

另外,她还提到了电子烟的审美设计问题。据说Juul在深圳厂家拿到了3个样品,却选择了最丑的一个进行量产。这也说明了国内外审美的不同,以及Juul进入国内可能遇到的问题市场。

甄嬛电子烟的创始人王川自信地说,他应该“战略上打败它oem电子烟,战术上重视它。”

“我们为什么鄙视它?你知道深圳生产了多少Juul零件吗?我什至知道是哪个工厂为它提供零件。从产品本身来看,虽然它是一个美国品牌,但它仍然是在深圳生产的。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我们并不担心。但Juul刚开始的时候,它的营销策略和运营方式是值得我们研究的。”

番禺创始人李思珍也用淘宝战胜亚马逊的例子来说明国产品牌的优势。

不过深圳电子烟零部件市场,燕中测创始人郭晓宇认为,国产品牌不能掉以轻心,不要小看国外品牌在口味方面的研发和生产能力。 “别忘了苹果的手机也是中国生产的”,她用这个比喻告诉大家,不要以为大家都用国产厂家就可以和Juul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了。

郭晓宇还提到了另一个问题,就是电子烟的上游产业链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之前电子烟厂家的制作都聚集在深圳,是因为之前的电子烟市场如果不是大规模的话,大家都需要聚在一起取暖。

但从苹果手机产业链来看,iPhone的供应链是全球化的,所以目前电子烟产业链聚集在深圳可能只是暂时的情况。

“Juul在苏州配备了8条从德国进口的生产线,其产能估计相当于一家年产50万盒的卷烟厂。电子烟每条生产线的成本约为10 100万美元,一个50万的烟厂建设成本约30亿元。”

从业内人士提供的信息来看,除了政策风险外,国内电子烟品牌面临的挑战依然十分严峻。

Juul带来的不仅是1亿美元的资本竞赛,更是对产业化规模化生产和供应链全球化运营的考验。

随着电子烟市场在中国的发展,整个行业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正在被一一揭开。一些企业家在等待国标的早日颁布,以便放下悬着的心,努力工作。一场比赛;有人猜测国标不会这么快出来,留给你野蛮生长的长窗……

文章标题图片来自:,基于VRF授权。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iangfuwang888.com/8027.html

联系我们

vx:188830909